王王王

我要死在allby里面了
来人啊给我来瓶肾宝

赵云澜:你要是麻烦,那最好多给我来几打,好好烦烦我这一辈子。
后来沈巍不在了,赵云澜的一辈子也没了。

我的心跳记得你

他正如往常急急忙忙背上书包同父母告别,嘴上咬着面包,右手拽着袋牛奶,左手稳当的控制着自行车一路狂飙冲向学校,不料校门口的拐角处突然出现一个人影,一个急刹车,牛奶撒了一地,面包只剩下嘴里的半截,上课铃一阵一阵的在耳边响着,他却没能顾及,眼里只剩下眼前拍着衣服从地上站起来的这个男生,头发和校服被冲撞弄的稍显凌乱,眼睛一眨一眨地似乎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连耳后的两滴汗水都闪耀着光芒,似曾相识的画面让他有点恍惚,心脏不像话地疯狂跳动,好像要穿破胸口,晃了晃神,呼了口气,朝眼前的人伸出了手: 同学你没事吧,实在对不起,车骑得有点快了,不介意的话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对了,我姓赵,赵云澜。


睡不着总想写东西,可是写不出心里的场景,啊啊啊,我要多看书了

小郭日记4.0

这种傻子日记都能写到4.0,自娱自乐除了我也是没谁了,求求自己5.0的时候能把小澜孩复活😂😂😂


2030年3月1日。天气阴
生老病死是自然的选择,但是哪怕见了再多生离死别,哪怕为再多逝者完成他们的遗愿,哪怕是为了赵处,也没有办法全然接受这一事实。如果有一天我也离开了,楚哥又要白天一个人出勤,穿起一成不变的黑色衣服,晚上抱着弟弟的人偶入眠,想想就觉得很心疼,如果人离开了能把活着的人对他的记忆都带走就好了。

2032年5月20日 天气晴
不知从什么时候我开始能感觉自己身上的能量,就像环绕在身边温热的雾气,双手一握却能抓住的水滴,樟狮说这是个好预兆,因为只有足够大的能量才能成型,大家都很高兴,连楚哥的脸上都出现了楚姐笑容的影子,真是太好

2032年5月21日 天气晴
楚哥很生气,勒令我今天必须老老实实呆在床上,想解释一下昨天写日记的时候晕过去只是个意外,可是看到楚哥手上的傀儡线,我觉得我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
不过楚哥真的很过分,平时晚上我快不行的时候,也没有见过他手软。

2032年11月13日 天气晴
雨季把特调处的外墙都刷白了,持续大半个月整个龙城都沉浸在灰色的湿气中,难得的是今天一早久违的看到了太阳,温暖得让人忘记了之前的阴沉,阳光洒进了特调处,副处窝在沙发上,黑色的皮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总觉得会有好事发生呢。

嫉妒弟弟被夸的巍巍之没有发出的车

老司机只会坐车不会发车,明明是个文笔渣,又很想写,所以车我还卡在动车站没开出来,大家…嗯…走过路过…可以直接跳过…等我憋出来…
嘤嘤嘤~


“我亲爱的哥哥,小云澜夸我这样穿好看哦。”沈巍非常了解这个最善于挑拨人心的弟弟说出这句话的目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被挑起了怒火。他想要把赵云澜压在身下,狠狠操弄他,问他究竟谁更好看,更想,把他关在房间里,清晨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一日三餐在其左右的是自己,夜晚被折腾得泪眼迷蒙喊的是自己。
但是沈巍不舍得,可是不舍归不舍,该干的还是得干。

——————假装是分割线——————

“宝贝,你今天也太辣了吧!”赵云澜刚打开家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沈巍眼睛都直了,只见沈大古董穿了一套米色高腰V领西服,,纤细的脚踝与平日隐藏于衬衫下面的锁骨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冷静闷骚的沈教授今日竟是一个“欲”字都无法形容的性感撩人。
“云澜,你回来了。”沈巍微笑回应,但是笑意并没有深入眼中,赵云澜突然从美色中惊醒,察觉到了沈巍今天的不对劲。“宝贝,你今天真好看,不过这套衣服怎么有点眼熟呀?”赵云澜有点心虚,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老婆不开心还是得先哄着。
小心翼翼地走到沙发边,一阵天旋地转就被沈巍压在了沙发下面,此时赵云澜的脑中已经飞过去可能惹怒沈巍的一百个原因,正准备开口先发制人解释一番,沈巍突然轻声哼笑了一声,扬起的嘴角带着一丝邪气,勾的赵云澜满脑空白,痴痴地看着那两张薄唇在自己眼前一开一合,“你说,我好看吗?”
“好…好看…宝贝你最好看!”赵云澜挣扎着想要反身压倒眼前这个大美人,展示一下自己龙城第一攻的实力,可是双手被沈巍紧紧扣住怎么也睁不开,“宝贝你先放开我,”赵云澜感觉自己下面已经硬的不行了,恨不得用眼神把沈巍吃掉,“我们坐起来慢慢说。”
“可是夜尊假扮我的那一天,你也夸他穿的好看,嗯?”看着沈巍收起了平时总是挂着的微笑,赵云澜心里一咕咚,知道自己今夜是要体验一回“最难消受美人恩了”,一边把夜尊骂了个狗血喷头,一边还深深为今晚的自己悲叹了两声。
“你是在想夜尊吗?”看着在自己怀中发呆的赵云澜,沈巍咬着牙都控制不住自己的一身煞气。“我在想那个小兔崽子怎么又…唔…”赵云澜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巍粗暴的吻堵住了嘴,嘴上毫不怜惜的撕咬,眼眶却红得让赵云澜心疼,第一次赵云澜不想翻身做攻,而是将手环上沈巍的脖子,迎了上去。

小郭日记3.0

2028年10月1日 天气晴
今天是地星国庆节,虽然特调处放假从来不和节日挂钩,但是没有领导的我们还是在副处的带头作用下纷纷自动翘了班。楚哥计划带我去亚马逊森林探险,锻炼一下我的野外生存能力,可是我脑子里全都是楚哥带着我甩着傀儡线在丛林之间穿梭的样子,好像,有点像毛猴。


2028年10月7日 天气阴
手机终于收到了信号,林静哥发来紧急通知——赵处回来了,让我们赶紧回去。


2028年10月9日 天气阴
赵处,或者说樟狮说我可能能救出真正的赵处。几年前他离开是为了寻找浮游和麻龟两位族长遗留下的关于圣器的记录,但是当年为了防止圣器被恶人滥用,他们将其拆开分散于当时的几个大家族保管,后来逐渐被世人遗忘,致使他花了近五年时间才找齐。
十年前夜尊说过我身上的白色能量是做镇魂灯芯的最佳养料,樟狮从记录上发现白色能量其实就是善因,每个人一生都存在白色能量,只是有的太少,而有的则是因为今生留有遗憾而将善因带入下一生等待善果,但是如果今生的遗愿能被满足,他们会将这份善因赠送给满足遗憾的人,所以樟狮认为我的异能就是收集白色能量最有效的工具,甚至猜测当能量积累到足够多时,可以将能量化为灯芯从而取代赵处。樟狮说他不能保证这个猜测是正确的,而且也无法预估需要多少能量才能实现这个猜测,但是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奇迹,那我们特调处拼了命也会让这个奇迹发生。
第一次,无比感谢当年被注射了那只变异血清。

小郭日记2.0

2028年8月26日 天气晴
今天是和楚哥在地星的最后一天,其实自从那件事之后地星与海星的入口就被封印了,但是前几天有一个入口突然出现了一个裂缝,楚哥说他想下去看看,我求了好几天才让他答应和我一起下去。
地星现在与地上毫无区别,每个人都快乐地享受着光明,享受着生命,我真为他们感到高兴。可是这一切都是…
楚哥带我去了地君殿,地君殿与以前唯一的不同是殿中正正伫立着一座高台,上面放着镇魂灯。我不由自主地朝灯的方向喊了一声“赵处”,火焰居然抖动了一下,当时我真的很激动,可惜之后不管我和楚哥说什么,灯芯都毫无反应。
我打算在地星多呆几天,看看镇魂灯,可是楚哥不让,他说虽然现在地星同海星差不多,但我仍然不适合呆在这里,而且裂缝不知道何时会关闭,到时候可能回不去海星了。


2028年8月27日 天气阴
眼睛一睁开发现自己在家里,楚哥他竟然把我打晕带了回来!我决定今天一天都不理他!


2028年9月1日 天气晴
已经记不得自己毕业多少年了,而楚哥、祝红姐他们从来就不属于教学制度内,更不要说知道今天是龙城大学开学的日子。
本来我也不知道的,但是早上和处里的小林去龙城大学附近调查一件跳楼案件的时候,居然遇到了五年前那个和沈教授一模一样的学生拖着行李走进了龙城大学。时间真快啊,他都已经上了大学,还是龙城大学。这大概就是祝红姐所说的缘分吧。
其实自从五年前见了一面之后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不去打扰他,可能是因为每次看到他就会想起沈教授和赵处吧,但是看他过的这么好,我还是很开心!


2028年9月6日 天气阴
今天李茜突然打电话过来说她看到了一个和沈教授长得一模一样的学生,叫做沈嵬。她说她很激动,没想到自己来龙城大学做客座教授的第一天就发生了这种事,还问我要不要过来看看,本来我是想拒绝的,但是还是脱口而出说了句“好”。


2028年9月7日 天气晴
今天带着楚哥来龙城大学上课,楚哥说什么都不肯和我进去上课,说也只有我这个笨蛋这么多年了还长得像个学生,最后只好我自己进去蹭李茜的课。一进教室就看到了沈嵬,穿着一件干净而平整的白T,头发整理得一丝不苟,静静坐在那里看着课本,心虚地坐到了他旁边的空位上,假装是来上课的学生。
这个人真的很像沈教授,但是就像夜尊和沈教授一样,一眼就能看出他们的不同,可我还是恍惚了一下,总觉得还是十年前大家一起在吃烧烤,而沈教授静静地坐在赵处旁边…
或许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沈嵬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我,眨了一下眼睛,我一紧张,竟然干巴巴地说了句“你好,我是郭长城!”,要是被楚哥知道我搭讪,肯定又要被骂了。“你好,我是沈嵬,山鬼嵬”,沈嵬带着淡淡的笑容回了一句。原来不是沈巍,而是沈嵬…后来我一句话没说的上了一节课之后就和李茜打了声招呼回去了。
控制不住趴在被子里哭了一个晚上,楚哥回来后把我从床上拖了起来,用手擦掉了我的眼泪,说我一个三十几岁的大男人还哭的像个小屁孩,可是楚哥,我真的好想赵处和沈教授,好想汪徵姐和桑赞哥,好想大家一起在处里打闹,好想好想…
谢谢你楚哥,还好有你陪在我身边。

小郭日记

2023年1月12日 天气晴
距离上一次写日记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因为自从那件事之后特调处的工作量明显减少了很多,甚至有时候海星鉴也会分配给我们一些普通案件。这些年来处里来了许多的新人,我不再是处里的老幺,祝红姐常常回山里一去就是几个月,林静哥最近天天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说是要改良爆米花机,而副处最近常常晚到早退,没有人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还好还有楚哥陪我坚守岗位。


2023年1月21日 天气晴
不知不觉又到了一年春节,今年的春节比往年热闹了许多,祝红姐特意从深山老林回来,还带了许多果子特别好吃,林静哥这两天也出关了,副处说明晚要在处里聚餐,赵处也会过来。


2023年1月22日 天气晴
今天晚上吃了整整两桶爆米花,吃得肚子都涨了,楚哥骂我“笨蛋”,但是林静哥好不容易改良了爆米花机,不捧场不好。祝红姐讲了她处理亚兽族的一些搞笑的事情,总觉得祝红姐越来越有族长的气质了。我问副处最近在忙什么,他吃着小鱼干说我们过一阵子就知道,便全身心投入于小鱼干中。聚餐结束后,赵处突然宣布打算从特调处提拔个人来替代他,他好休息一阵子,大家都沉默了。


2023年3月5日 天气晴
没有人愿意顶替赵处的职位,尽管大家都知道真正的赵处已经不在了,没想到有一天处里的实习生小黄在处长桌上发现了一封信,信上只说现在的特调处不需要他了,让我们好好守护特调处。后来赵处真的再也没有出现。

2023年7月25日 天气阴
今天又是那个大家心照不宣的日子,每年的今天特调处总是格外的安静。本来打算和楚哥买两束花一起去地星入口附近走走,副处突然出现说要带我们去见一个人。
虽然在特调处呆了很久,经历了许多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看到穿着校服的年轻版沈教授的时候心脏还是颤抖了一下。
从来不曾在沈教授身上出现的眼神、语气,以及不符合沈教授风格的校服、运动鞋,都让我清醒的意识到这不是沈教授。
楚哥抱住了腿有点软的我,问副处是怎么回事,副处说那个确实不是沈教授,他跟踪了好几个月,除了性格上有些许的相似,其他都不一样,但是他就是想带我们来见见他。
心里既遗憾又抱有一起期待,有一个和沈教授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了,那么,会不会在某个地方也有一个和赵处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你不会知道每一缕火光都是我散去的灵魂

小说里沈巍等着赵云澜轮回了一万年
所以电视里赵云澜要变成灯芯看沈巍轮回一万年吗
而这一万年里赵云澜每时每刻都在接受烈火的灼烧
直到烧透了自己
也不会有一个叫做沈巍的人记得有一个叫做赵云澜的人
很爱他
也不会知道他等了他一万年
他们有约




我感觉自己一直在给自己扎刀子

连最后一丝期待都没有留给自己
内心保留的都只有那残破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