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王王

为啥搜bygg的会出现这个换脸boy的界面呀

关于lg的朋友

花乔浅浅:

※个人意见,请勿转出老福特!




一觉醒来,看到评论里有些兄der言辞颇为激烈、对于某人的行为表示愤慨,对于这里我想大概说几句吧。


事件在昨天的帖子里:《天天不让我早睡》




1.P的项链啥时候有的?


首先,P的项链不是看到北北之后再去买的。而是他之前就有的(涉及新旧项链看下面的一段补充);旧款项链大约在16年11月的时候龙哥、P以及助理等人去日本旅游时买的项链;


(其实这里涉及新旧项链问题,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也不是很清楚新项链的时间轴;关于项链大家可以去关注 @居北的小虫 ,小虫太太对此研究颇深,更多小羽的问题都可以在她那里找到答案,表白小虫太太❤)




这里要划重点的是:


①日本旅游并非所谓的两人旅游,而是带了助理/其他人一起去的;


②买项链也并非是P排队帮龙哥买的,而是两人都有排队买;


③项链品牌是高桥吾郎,很多明星有戴(但配饰区别会影响珍惜程度,龙哥和北北的是兄弟款属于非常难买非常珍惜的)


——这里安利琪琪太太的帖子:《北北的羽毛龙哥送的?》


感谢 @小狐狸变熊猫 的补充:“其实羽毛链子只要百度一下高桥吾郎店铺规矩就知道,彭和龙必然是一起排队,因为高桥的规矩每个人每次羽毛只能买1根,别的细丸、金饼加上羽毛,最多好像也只能买4件,所以........两个人都有羽毛的情况下,不存在龙哥买给彭、P买给龙哥的可能性啦”




2.关于P与龙哥的关系


毕竟是大学同学,加上6月份龙哥的采访说旅游的话会选择P,那么请相信他们:之前关系应该是还不错的老同学。但龙哥工作狂,加上都是娱乐圈工作的,那么聚会、联系的时间肯定不多。再加上娱乐圈呆久了,不排除某些人有些改变的情况。


从微博互动看关系:《微博互动双标糖》戳


我说一下结论吧:


①龙哥对P、翟博士一样,联系都不多;


②翟博士、P对龙哥也差不多,联系不多;


③但截至龙哥生日P祝福后,一直没有cue,直到18.6.27日,被镇魂女孩挖坟,P开始较为频繁的cue 龙哥。(这里的镇魂女孩表面上看是的,但具体是怎样,自由心证吧)


④关于被挖出来的龙哥老同学,其实大家可以对比一下:翟博士和P,然后关门吐槽好了。




3.关于有人舞PZ的:


①首先,有 ↑ 观点的人,本来就是眼神不好,瞎瘠薄舞;


②其次,P一直被传是有女盆友的,包括之前龙哥有一次做公益活动,就同时@了P、以及网传的P的女友;像龙哥这种交际圈比较窄的人来说,假如他俩不是一对的话,龙哥怎么会同时@他俩呢?并且P和她确实来往比较密切。至于她是谁?酸酸甜甜就是我。大家不要去打扰,当然大家也没兴趣打扰233


③所以,舞个鬼的PZ?充其量就是老同学罢了。




4.谁是龙哥最好的朋友?


①首先,龙哥的大学同学中跟他联系较多的有:翟天临、陈伟栋、彭冠英等;


②其次,在龙哥生日会上,他公开说过:最好的朋友是——陈伟栋;并且陈伟栋生日的时候,龙哥还专门送了他最爱的“乐高玩具套盒”(龙哥真的还挺有心的)


③陈伟栋是谁?就是镇魂里友情出演“谈啸”小哥哥,并跟龙哥合照的时候,北宇还跑到他俩后面皮皮的“蹭合拍”的那个人;


④所以,其实按理说,镇魂期间,最应该有姓名的好朋友应该是陈伟栋。他不但是龙哥好友、大学同学,他更是参演了镇魂。但是,没有。


陈伟栋的微博,至今不足100条,是个低调寡言,默默演戏的演员。




5.那么,P有没有骚操作蹭热度的嫌疑?


这件事不好明说。


毕竟有老同学这个关系在,那么我只能说,大家自由心证吧,有心的话可以自己去想一想。


我看到有评论说他买热搜、蹭热度等等等。对此我想非常客观的说一句:


请不要把猜测当石锤,伤人伤己。


我并不是为P解释什么,而是比如“买热搜”这件事,你觉得是他做的,但你有证据么?


确实,我们没有证据。那么,我们可以把这种认知作为自己心里知道的事情,但却不能用石锤来说。因为很可能会误导别人、路人。




当然,有人说,他就是蹭过头了、他就是吸血!误导了也是他活该!


浅哥你干啥向着他说话?!


我:??我的天!我跟P啥关系,我要向着他?!!


↑ 模仿一发北宇说话。对,我为啥要向着他?不存在的。


但毕竟披着老同学+曾经关系不错这点,所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大家还是关门吐槽吐槽就好,千万不要铺开到微博等地方。


因为假如在没证据的情况下闹大了,会有人对咱们蒸煮印象不好。说我们不念老交情、没有证据给人按头等等。


这样的话,对龙哥并不好。




有人说:P和龙哥只是老同学,不是利益共同体,我就是想撕他,请不要盖章我撕他会对lg不好,这没有必然关系!


我想说:我从来没说他们是利益共同体,只是老同学也没错。


但是在圈里:哪怕是分手之后,明星/明星的粉丝:去撕自己的前男/女友,都会给人不好的印象,更何况是撕老同学。


我只是说一下我个人看法,至于你想怎么做是你自己的事情。






6.对于疑似蹭热度的人、事儿怎么办!我好气!!


很简单——不给眼神、不给关注。


你明明知道他们在蹭热度,你还跑过去怼ta、骂ta、生气之类的,这样的话,ta的计划不就成功了么?对不对?


他们想要的就是话题度、曝光度,只要我们稳住,专注自家,不给旁人眼神,不给热度,那么他们也就失败了,这是对那些蹭热度的人最大的打击!




——最后:


咱们正主这么甜,吃糖还吃不过来,不要因为外人的事情败坏了心情;


有人说心疼北北,心疼龙哥,所以看到这些作妖的人才会更生气!


离得这么远,你的心疼和对外人的怼,他们也感受不到。


怎么办?


买买买!


微博自己写、或者转发别人的彩虹屁,艹数据、投票;


或者产粮(美图、写文、P图、画画等等)


引用 @大毛粽子 的评论,特别好:“剁手、产粮、彩虹屁”这三板斧最管用,以不变应万变,只有这些能给两位哥哥带来非常实际而有效的保护和支持,其他都是虚的还有风险。”




对!剁手、产粮、彩虹屁!


这就是对北北、对居居最大的支持和保护啦!




——引用中肯的评论:(看情况追加)


@开心:之前那波我就说过,他正面蹭不上说不定就想蹭负面的,也就是千方百计的想人去撕他。而一定有些还没反应过来的,cfcpf都有。这么一来维护的撕的都有了,又赚一波热度;


看看昨天这个骚操作一来,多少被他恶心的开麦的,今天又有多少虽然我没发过言但是他们好朋友怎怎样怎样的。他的目的一定意义上已经达到了。


这样的恶心人咱们能做的最好的就是不理会,而这几次lg的操作给了我很大的信心。他自己心里很明白。而且不得不说他这么操作之后还是有很多cf反应过来了,没有反应过来(也就是依然认为他们是好朋友的)也有很多知道粉圈就是要专注自家了。zh圈最大的问题是粉圈新人太多,所以他的行为前期效果很好。但是现在已经走入稳定期了,粉丝会越来越成熟的。


 @云在天青水在瓶 :退一步说,龙哥和P还是官面上的老同学,每年都要去参加同学会的,北影这种学校同学关系师生关系特别铁,因为资源都是靠一个圈子提携的,现在tag下大家这么义愤填膺,万一以后龙哥又cue他了怎么办,难道要脱粉吗?大家嗑朱白即可,对于跳来跳去的P,不要给太多眼神。现在小笼包也反应过来了,以后也不会给他热度。


 @坑底躺平拒绝滋醒 :时间是个好东西,总有一天会验证我们的想法对与否。12年的老友我也有啊,但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友情必须要双方经常聊骚见面才能长久的,否则不用几年就生疏了。这种生疏不是指见面了会尴尬,而是思想上的生疏。思想是随着人生阅历而变化的,lg和p或许以前很聊得来,但是演员的生活显然不能经常见面的,所以……现在熟不熟自由心证呗。粗略考古了几位蒸煮的访谈微博,反正我自己有答案了





第一次在tag里面选择拉黑某个人

虽然我是一个居北双担,也吃rps,但是真的无法忍受某些人强行yy两人,就是不管居北做了什么,她们都能强行联想磕糖,也不是说我要限制你们的脑洞,但是发出来毕竟看的人也挺多的,rps也请备注一下是个人想法,把现实的事情强行扯进来还弄得跟真的一样,两个哥哥都是要走花路的人,影响不好啊。也怪不得毒唯想把我们双担当成沙包打,我看了都觉得不舒服,唉(๑◕︵◕๑)

我要死在allby里面了
来人啊给我来瓶肾宝

赵云澜:你要是麻烦,那最好多给我来几打,好好烦烦我这一辈子。
后来沈巍不在了,赵云澜的一辈子也没了。

我的心跳记得你

他正如往常急急忙忙背上书包同父母告别,嘴上咬着面包,右手拽着袋牛奶,左手稳当的控制着自行车一路狂飙冲向学校,不料校门口的拐角处突然出现一个人影,一个急刹车,牛奶撒了一地,面包只剩下嘴里的半截,上课铃一阵一阵的在耳边响着,他却没能顾及,眼里只剩下眼前拍着衣服从地上站起来的这个男生,头发和校服被冲撞弄的稍显凌乱,眼睛一眨一眨地似乎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连耳后的两滴汗水都闪耀着光芒,似曾相识的画面让他有点恍惚,心脏不像话地疯狂跳动,好像要穿破胸口,晃了晃神,呼了口气,朝眼前的人伸出了手: 同学你没事吧,实在对不起,车骑得有点快了,不介意的话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对了,我姓赵,赵云澜。


睡不着总想写东西,可是写不出心里的场景,啊啊啊,我要多看书了

小郭日记4.0

这种傻子日记都能写到4.0,自娱自乐除了我也是没谁了,求求自己5.0的时候能把小澜孩复活😂😂😂


2030年3月1日。天气阴
生老病死是自然的选择,但是哪怕见了再多生离死别,哪怕为再多逝者完成他们的遗愿,哪怕是为了赵处,也没有办法全然接受这一事实。如果有一天我也离开了,楚哥又要白天一个人出勤,穿起一成不变的黑色衣服,晚上抱着弟弟的人偶入眠,想想就觉得很心疼,如果人离开了能把活着的人对他的记忆都带走就好了。

2032年5月20日 天气晴
不知从什么时候我开始能感觉自己身上的能量,就像环绕在身边温热的雾气,双手一握却能抓住的水滴,樟狮说这是个好预兆,因为只有足够大的能量才能成型,大家都很高兴,连楚哥的脸上都出现了楚姐笑容的影子,真是太好

2032年5月21日 天气晴
楚哥很生气,勒令我今天必须老老实实呆在床上,想解释一下昨天写日记的时候晕过去只是个意外,可是看到楚哥手上的傀儡线,我觉得我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
不过楚哥真的很过分,平时晚上我快不行的时候,也没有见过他手软。

2032年11月13日 天气晴
雨季把特调处的外墙都刷白了,持续大半个月整个龙城都沉浸在灰色的湿气中,难得的是今天一早久违的看到了太阳,温暖得让人忘记了之前的阴沉,阳光洒进了特调处,副处窝在沙发上,黑色的皮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总觉得会有好事发生呢。

嫉妒弟弟被夸的巍巍之没有发出的车

老司机只会坐车不会发车,明明是个文笔渣,又很想写,所以车我还卡在动车站没开出来,大家…嗯…走过路过…可以直接跳过…等我憋出来…
嘤嘤嘤~


“我亲爱的哥哥,小云澜夸我这样穿好看哦。”沈巍非常了解这个最善于挑拨人心的弟弟说出这句话的目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被挑起了怒火。他想要把赵云澜压在身下,狠狠操弄他,问他究竟谁更好看,更想,把他关在房间里,清晨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一日三餐在其左右的是自己,夜晚被折腾得泪眼迷蒙喊的是自己。
但是沈巍不舍得,可是不舍归不舍,该干的还是得干。

——————假装是分割线——————

“宝贝,你今天也太辣了吧!”赵云澜刚打开家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沈巍眼睛都直了,只见沈大古董穿了一套米色高腰V领西服,,纤细的脚踝与平日隐藏于衬衫下面的锁骨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冷静闷骚的沈教授今日竟是一个“欲”字都无法形容的性感撩人。
“云澜,你回来了。”沈巍微笑回应,但是笑意并没有深入眼中,赵云澜突然从美色中惊醒,察觉到了沈巍今天的不对劲。“宝贝,你今天真好看,不过这套衣服怎么有点眼熟呀?”赵云澜有点心虚,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老婆不开心还是得先哄着。
小心翼翼地走到沙发边,一阵天旋地转就被沈巍压在了沙发下面,此时赵云澜的脑中已经飞过去可能惹怒沈巍的一百个原因,正准备开口先发制人解释一番,沈巍突然轻声哼笑了一声,扬起的嘴角带着一丝邪气,勾的赵云澜满脑空白,痴痴地看着那两张薄唇在自己眼前一开一合,“你说,我好看吗?”
“好…好看…宝贝你最好看!”赵云澜挣扎着想要反身压倒眼前这个大美人,展示一下自己龙城第一攻的实力,可是双手被沈巍紧紧扣住怎么也睁不开,“宝贝你先放开我,”赵云澜感觉自己下面已经硬的不行了,恨不得用眼神把沈巍吃掉,“我们坐起来慢慢说。”
“可是夜尊假扮我的那一天,你也夸他穿的好看,嗯?”看着沈巍收起了平时总是挂着的微笑,赵云澜心里一咕咚,知道自己今夜是要体验一回“最难消受美人恩了”,一边把夜尊骂了个狗血喷头,一边还深深为今晚的自己悲叹了两声。
“你是在想夜尊吗?”看着在自己怀中发呆的赵云澜,沈巍咬着牙都控制不住自己的一身煞气。“我在想那个小兔崽子怎么又…唔…”赵云澜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巍粗暴的吻堵住了嘴,嘴上毫不怜惜的撕咬,眼眶却红得让赵云澜心疼,第一次赵云澜不想翻身做攻,而是将手环上沈巍的脖子,迎了上去。

小郭日记3.0

2028年10月1日 天气晴
今天是地星国庆节,虽然特调处放假从来不和节日挂钩,但是没有领导的我们还是在副处的带头作用下纷纷自动翘了班。楚哥计划带我去亚马逊森林探险,锻炼一下我的野外生存能力,可是我脑子里全都是楚哥带着我甩着傀儡线在丛林之间穿梭的样子,好像,有点像毛猴。


2028年10月7日 天气阴
手机终于收到了信号,林静哥发来紧急通知——赵处回来了,让我们赶紧回去。


2028年10月9日 天气阴
赵处,或者说樟狮说我可能能救出真正的赵处。几年前他离开是为了寻找浮游和麻龟两位族长遗留下的关于圣器的记录,但是当年为了防止圣器被恶人滥用,他们将其拆开分散于当时的几个大家族保管,后来逐渐被世人遗忘,致使他花了近五年时间才找齐。
十年前夜尊说过我身上的白色能量是做镇魂灯芯的最佳养料,樟狮从记录上发现白色能量其实就是善因,每个人一生都存在白色能量,只是有的太少,而有的则是因为今生留有遗憾而将善因带入下一生等待善果,但是如果今生的遗愿能被满足,他们会将这份善因赠送给满足遗憾的人,所以樟狮认为我的异能就是收集白色能量最有效的工具,甚至猜测当能量积累到足够多时,可以将能量化为灯芯从而取代赵处。樟狮说他不能保证这个猜测是正确的,而且也无法预估需要多少能量才能实现这个猜测,但是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奇迹,那我们特调处拼了命也会让这个奇迹发生。
第一次,无比感谢当年被注射了那只变异血清。

小郭日记2.0

2028年8月26日 天气晴
今天是和楚哥在地星的最后一天,其实自从那件事之后地星与海星的入口就被封印了,但是前几天有一个入口突然出现了一个裂缝,楚哥说他想下去看看,我求了好几天才让他答应和我一起下去。
地星现在与地上毫无区别,每个人都快乐地享受着光明,享受着生命,我真为他们感到高兴。可是这一切都是…
楚哥带我去了地君殿,地君殿与以前唯一的不同是殿中正正伫立着一座高台,上面放着镇魂灯。我不由自主地朝灯的方向喊了一声“赵处”,火焰居然抖动了一下,当时我真的很激动,可惜之后不管我和楚哥说什么,灯芯都毫无反应。
我打算在地星多呆几天,看看镇魂灯,可是楚哥不让,他说虽然现在地星同海星差不多,但我仍然不适合呆在这里,而且裂缝不知道何时会关闭,到时候可能回不去海星了。


2028年8月27日 天气阴
眼睛一睁开发现自己在家里,楚哥他竟然把我打晕带了回来!我决定今天一天都不理他!


2028年9月1日 天气晴
已经记不得自己毕业多少年了,而楚哥、祝红姐他们从来就不属于教学制度内,更不要说知道今天是龙城大学开学的日子。
本来我也不知道的,但是早上和处里的小林去龙城大学附近调查一件跳楼案件的时候,居然遇到了五年前那个和沈教授一模一样的学生拖着行李走进了龙城大学。时间真快啊,他都已经上了大学,还是龙城大学。这大概就是祝红姐所说的缘分吧。
其实自从五年前见了一面之后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不去打扰他,可能是因为每次看到他就会想起沈教授和赵处吧,但是看他过的这么好,我还是很开心!


2028年9月6日 天气阴
今天李茜突然打电话过来说她看到了一个和沈教授长得一模一样的学生,叫做沈嵬。她说她很激动,没想到自己来龙城大学做客座教授的第一天就发生了这种事,还问我要不要过来看看,本来我是想拒绝的,但是还是脱口而出说了句“好”。


2028年9月7日 天气晴
今天带着楚哥来龙城大学上课,楚哥说什么都不肯和我进去上课,说也只有我这个笨蛋这么多年了还长得像个学生,最后只好我自己进去蹭李茜的课。一进教室就看到了沈嵬,穿着一件干净而平整的白T,头发整理得一丝不苟,静静坐在那里看着课本,心虚地坐到了他旁边的空位上,假装是来上课的学生。
这个人真的很像沈教授,但是就像夜尊和沈教授一样,一眼就能看出他们的不同,可我还是恍惚了一下,总觉得还是十年前大家一起在吃烧烤,而沈教授静静地坐在赵处旁边…
或许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沈嵬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我,眨了一下眼睛,我一紧张,竟然干巴巴地说了句“你好,我是郭长城!”,要是被楚哥知道我搭讪,肯定又要被骂了。“你好,我是沈嵬,山鬼嵬”,沈嵬带着淡淡的笑容回了一句。原来不是沈巍,而是沈嵬…后来我一句话没说的上了一节课之后就和李茜打了声招呼回去了。
控制不住趴在被子里哭了一个晚上,楚哥回来后把我从床上拖了起来,用手擦掉了我的眼泪,说我一个三十几岁的大男人还哭的像个小屁孩,可是楚哥,我真的好想赵处和沈教授,好想汪徵姐和桑赞哥,好想大家一起在处里打闹,好想好想…
谢谢你楚哥,还好有你陪在我身边。